最新消息

央行调整社融规模统计口径:9月起纳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

  • 时间:2018年10月18日
  • 作者:test

10月17日,央行公布了2018年前三季度多项金融统计数据。9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197.3万亿元,同比增长10.6%。前三季度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15.37万亿元,其中,9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2.21万亿元,比上月多2768亿元。

同时,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9月起,人民银行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

数据显示,9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80.17万亿元,同比增长8.3%,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3.86万亿元,同比增长4%,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7.13万亿元。

招商证券研发中心联席首席宏观分析师罗云峰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称,M1基本由M0和非金融企业的活期存款构成,而M0增速与8月相比是下降的,“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货币当局政策尚未明显放松,10月以前资金面仍呈偏紧状态。”

9月起社融规模统计口径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央行在9月份重新调整了社融规模的统计口径。

央行表示,今年8月份以来,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进度加快,对银行贷款、企业债券等有明显的接替效应。为将该接替效应返还到社会融资规模中,2018年9月起,人民银行将“地方政府专项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

据华泰证券宏观李超团队推算,9月份因为加入地方政府专项债导致的社融新增量为0.74亿元。若出去地方政府专项提供的增量,粗略估计9月社融新增规模约为1.5万亿。即在旧口径下社融增速约在9.8%左右。

对此,华泰证券宏观李超团队认为,旧口径下由社融低于前值主要由于表内信贷扩张速度下滑,旧口径下社融新增不及预期主要由于商业银行表内信贷扩张速度下滑,以及9月份债券融资减少导致的。

社融增长现“两多一少”特点

与此同时,前三季度社融结构也出现了明显变化。17日,央行调查统计司副司长张文红表示,从结构看,社会融资规模变动呈现“两多一少”的变化特点:

“两多”表现为贷款同比增长较多、债券类融资明显增多。前三季度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增加12.8万亿元,同比多增1.34万亿元。

同时,债券类融资明显增多。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企业债券融资同比多增较多,前三季度企业债券净融资为1.59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1.41万亿元;二是资产支持证券明显增多,前三季度,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增加3093亿元,比上年同期多增2901亿元;三是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融资增多。

“一少“则表现为表外融资有所减少。前三季度委托贷款减少1.16万亿元,同比多减1.84万亿元;信托贷款减少4652亿元,同比多减2.25万亿元;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减少6786亿元,同比多减1.14万亿元。

分析:企业现金流较为紧张

此外,在货币供应量方面,数据显示,9月末,广义货币(M2)余额180.17万亿元,同比增长8.3%,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0.7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余额53.86万亿元,同比增长4%,增速比上月末高0.1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10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7.13万亿元,同比增长2.2%。前三季度净投放现金609亿元。

不难看出,M1增速仍较低。华泰证券宏观李超团队认为,M1增速较低,企业现金流较为紧张,当下扩信用仍然面临较大困境。央行货币在9月份没有表现出宽松倾向,商业银行负债压力仍然较大,9月份企业的现金流依然处在紧张状态。

该团队分析称,7月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所传达的信息,以及信贷增速不及预期主要因素是商业银行负债压力仍大等均可能“使得货币政策进一步宽松的概率提升”;仍可期待央行在今年底或明年初实施新一轮降准。

10月14日,央行行长易纲在2018年G30国际银行业研讨会上亦表示,中国在货币政策工具方面还有相当的空间,包括利率、准备金率以及货币条件等。

也有北京一私募经理表示,“几年前,有一个B股,也是因为股价连续低于面值,不过后来重组通过缩股的方式避免了退市厄运,在海外市场,缩股是很常见的现象。此次中弘股份能否会效仿,我觉得可以关注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2012年7月,闽灿坤B收于1.07港元,面值低于1元人民币,在连续18个交易日股价低于面值后,该公司宣布停牌重组,最终其按6:1的比例缩股方案先后获得临时股东大会和地方政府通过,摆脱了退市风险,这也是中国股市首次缩股的案例。

除中弘股份外,另有一只B股股票,也面临着被终止上市的风险。10月17日晚间,上市公司东沣B发布公告称,公司股票已经连续12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每股1元人民币面值,根据规定,东沣B可能被深交所终止股票上市交易。

中弘股份垂死挣扎下的无奈

其实,在8月中旬首次跌破面值之时,中弘股份一刻都未停下,想着各种办法挽回不利的局面,甚至还引出一场闹剧。

8月27日晚上,中弘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的控股股东中弘集团、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共同签署了《债务重组及经营托管协议》。三方一致同意,由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及中弘集团进行债务重组,以完善资本结构,调整产业结构方向。同时加多宝以及银谊资本对中弘股份以及中弘集团注入优质项目,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中弘股份以及中弘集团化解面临的债务危机。

对于中弘股份来说,这无疑是一份救命的公告。

从去年以来,这家房地产公司便不断的“爆雷”:实控人出走香港半年不归,高管纷纷离职、拖欠员工工资、财报涉嫌虚假记载被立案调查……

最致命的是,这家公司目前逾期债务已经超过50亿,当时,公司股价已经连续9天低于1元。

8月28日、29日,中弘股份连续涨停,股价涨到了0.96元。这口气还没喘过来,闹剧就发生了。第二天,加多宝火速否认这次重组。随后,中弘股份的股价也因此大幅回落至0.81元。

广东又一座空城出现,曾和广州深圳比肩,现在大街上特别凄凉

我们都知道广东省的外来务工人员是非常多的,因为很多人们想要自己生活得更好的话,就想要去广东这个地方打工。广东在我们中国最南边,跟香港,澳门是直接衔接的,而且这个城市的经济发展也是特别好的。广东省的经济一直都是我们国家的第一,而且这个地方经济基础是特别行后的,所以有很多打工的人都非常喜欢去广东,不过今天我们要说的这个城市却是广东的一座空城,而且曾经跟深圳和广州是比肩的,不过现在厂大街特别的凄凉。

012.jpg08.jpg043.jpg

10月16日,已故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最后的著作《重大问题简答》一书出版,涉及他对科学与社会所面临的最大问题的思考,包括“人类是否会一直在地球上生存下去?(可能不会)”“时间旅行是否可能?(仍无法排除可能性)”等;还有对诸如地球面临的最严重威胁、“超人”种群以及外太空是否存在智慧生命、如何开拓太空殖民地等问题进行的最后预测,这些预测饱含了霍金对人类未来深深的忧思。

据美国石英财经网站15日报道,霍金在书中称,未来人工智能可能形成自己的意志——与我们人类相冲突的意志;一种利用基因工程超越同伴的“超人”种群将占据主导地位,这可能毁灭人类。

人类的进化没有边界

石英财经网站16日报道,在整本书中,霍金对人类在地球上的未来持悲观态度。政治不稳定、气候变化以及核暴力的可能性,使人类在地球上发展的持续性变得难以为继。

霍金认为,地球面临的头号威胁是小行星碰撞,类似那种导致恐龙灭绝的碰撞。他写道:“可是,我们(对此)无法防御。”

更直接的威胁是气候变化。“海洋温度上升将融化掉冰冠,释放出大量二氧化碳。双重效应可能导致我们的气候类似于金星,气温达到250℃。”

霍金认为,核聚变发电会赋予我们清洁能源,不排放污染,不引起全球变暖。

在“我们如何塑造未来”章节中,霍金不同意人类处于“进化巅峰”这一观念。在他看来,人类的进化和努力没有边界。

他认为人类未来有两种选择:首先,探索其他可供人类居住的替代星球,他在不止一章中提倡太空殖民,包括殖民月球、火星或星际行星等;其次,积极利用人工智能来改善我们的世界。

人工智能将形成自己的意志

霍金还强调了规范管理人工智能的重要性。他指出,“未来人工智能可能形成自己的意志,与我们人类相冲突的意志”。应当制止可能出现的自动武器军备竞赛,如果发生类似于2010年股市闪电崩盘那样的武器崩盘,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在书中写道:“对人类来说,超级智慧的人工智能的出现不是福就是祸,二之必居其一。人工智能的真正危险并非在于恶意,而在于能力。超级智慧的人工智能终将极其擅长实现目标。如果这些目标与我们的目标不一致,那我们就麻烦了。”

他主张政策制定者、科技行业和普通大众认真研究人工智能的道德影响。

“超人”种群将占据主导地位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15日报道,霍金最大的担忧是,富人不久将能够编辑自己及其子女的DNA,提高记忆和疾病免疫力。

石英财经网站报道,霍金认为,未来1000年的某个时刻,核战争或环境灾难将“严重破坏地球”。而到那时,“我们的天才种族可能已经找到了摆脱地球束缚的方法,因此能够战胜灾难”。不过,地球上的其他物种可能做不到。

这些成功逃离地球的人很可能是新的“超人”,他们利用诸如CRISPR(俗称“基因剪刀”)这样的基因编辑技术超过其他人,科学家可利用此类基因编辑技术修复有害基因,并加入其他基因。

霍金还表示,即使政治家设法用法律禁止这一做法,但这批人会不顾禁止基因工程的法律约束,提高自己的记忆力、疾病抵抗力和预期寿命,这将对世界其他人群构成危机。

在《星期日泰晤士报》15日发表的文章节选中,霍金称:“我敢肯定,本世纪之内人们将找到修改智力和天资的办法。政治家可能会制定禁止人类基因工程的法律,但肯定有人抵挡不了改进人类特征——比如记忆力、疾病抵抗力和寿命的诱惑。”

他指出:“一旦出现这种超人,未能通过基因改造来提高自身的人必将遇到重大政治问题,他们无力竞争,也许会变得可有可无,甚至会绝种。不过,未来将出现一种不断加速改进的自我设计人类,如果这种人类种族能不断设法重新设计自己,很可能扩散开来,殖民其他行星和星球。”

有关为何尚未发现智慧生命或是智慧生命没有造访地球这类问题,霍金承认有各种各样的说法,他对此持谨慎乐观的态度,但他首选的解释是:人类“忽视了”外太空智慧生命的形式。